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釉锈[黄泉,罗喉,一章全,作者在报复涩会]
级别: 蘿蔔園菜農
UID: 75
精华: 1
发帖: 209
天都幣: 1124 枚
蘿蔔: 196 個
兔毛: 11 撮
蘿蔔坑: 8 個
金蘿蔔: 8 個
在线时间: 489(时)
注册时间: 2010-04-25
最后登录: 2018-08-29
楼主  发表于: 2010-07-09  
来源于 糧食 分类

釉锈[黄泉,罗喉,一章全,作者在报复涩会]

釉锈

  罗喉睡醒的时候自己养的猫正站在床头瞪着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在望着他,猫的瞳孔还不是很窄,因此罗喉想今天大概自己起得比较早了点。那只猫叫兔子,白色的长毛,这表示它是聋的,无论罗喉叫它猫还是兔子甚至是最通俗的名字咪咪它都听不见,但罗喉仍然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兔子,天知道为什么。
  兔子见罗喉醒了,就优雅地转身蹦下床,尾巴一绕扫在罗喉的脸上,又绒又痒,罗喉把它捞起来,抱着摸了摸粉红娇嫩的耳朵。然后他把猫放回地上,起来给自己做了顿简单的早饭,猫蹲在桌子上,食盆里放着半包妙鲜包和半碗鸡蛋羹,另外半碗鸡蛋羹在罗喉的碗里,罗喉吃了鸡蛋羹和面条,整理了猫砂盆子,又给两个弟弟打了电话问了公司的事,然后他拿上外套和钥匙开门出去,兔子追到门口,跳上玄关的置物架对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不像猫叫——地低沉地叫了一声,他摸了摸兔子的脑袋,抓了抓它的耳朵中央,关上了门。
  罗喉要去的地方叫西造,是个专门做古法首饰的铺子,说铺子是因为西造的主人公孙夺锋坚持自己开的是家首饰铺子,而他的干儿子刀无心则总对外宣称这是一家古法首饰工作室,是高创意高附加值的手工作业坊。罗喉这回去西造,为的是拿回上次找公孙夺锋定的一套黄金点翠镶珍珠蝶恋花头簪,簪子是君曼睩登台要用的,前些日子罗喉特地带着她去了西造要做首饰的老师傅亲自看看要做什么式样的给她,公孙夺锋捏着君曼睩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又转到后面去看了看,说这姑娘脸型不大气戴凤不合适,做个蝶恋花倒不错。于是就做蝶恋花,真金白银珠宝级珍珠地砸,敲定了价格付了定金,说好时间过来拿。
  在这个时候,有关天下封刀和武君罗喉的那档子事儿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连传说都已经早就不流传了,所有人不知道转过了几世喝过了几回孟婆递上来的汤,当年的那些事当然也早就忘了个一干二净,所以公孙夺锋没有认出君曼睩,这也是个很正常的事。当年那姑娘六岁的时候被他收养,养到十七岁,娇俏可人,秀美温顺,和刀无心简直是天造的一双,当然后来君曼睩经历了那许多事,见过了那许多人,再把她跟刀无心拉扯在一起着实委屈了这样一个要阅历有阅历要见识有见识要气度有气度的姑娘,当然那时候刀无心的骨头都已经让蚂蚁蛀成蜂窝状了,君曼睩心里装了那么许多的故事,要她在局限在与富家公子哥儿的花前月下鸳鸯蝴蝶里,恐怕也很困难了。只是公孙夺锋没有认出君曼睩,君曼睩也不记得公孙夺锋,这多少是个遗憾,前世里多少的羁绊多少的牵挂多少的留恋,到了今生,一切都已经成了空,断了的缘分不知道能不能再续上,丢了的感情不知道能不能再找回来。
  而在这个时候火狐夜麟刚刚拍完了这一期一家杂志约的春季野花观赏川西特辑正在回来的路上,硬盘里装满了高级镜头拍出来的图片,越野车刚刚在洗车店里洗掉了满车的泥巴点子和鸟粪什么的,路过自家兄弟开的照相馆的时候他把车停在罗喉的别摸我边上,到馆子里去拿自己那棵宝贝萝卜。
  火狐夜麟的工作就是跑遍东南西北照遍野生生物,他照琵鹭,照白海豚,照南沙的珊瑚,还照小熊猫吃鸟蛋,照莽山的小青龙,照太阳湖边上迁徙的藏羚羊,四姑娘山和三江源头的野花什么的更是出去一次照一次,照得都没什么惊喜感了。这样一个热爱自然的人,在生活上自然也是往生态这一时尚话题靠的。前些年火狐夜麟开始尝试做自己的有机阳台,在花盆里种番茄土豆胡萝卜,结果因为工作原因跑了趟长白山拍野生杜鹃和原生态的林下湖水导致一阳台的蔬菜水果被初春到初夏的太阳一晒晒成了蔬菜水果干,火狐夜麟回来的时候在阳台上翻找了半天找到一颗顽强存活着的胡萝卜,一杯子水浇下去之后茁壮地成长到第二年春天,一开始打算等等就吃了它的火狐夜麟捧着那个漏底的洗脸盆当花盆种出来的萝卜百感交集,最后换了个有兔子花的小瓷盆,将胡萝卜种上放在窗台当起了吉祥物每次出征前都要精心浇水施肥然后拿到兄弟开的照相铺子里去供起来,拍完回来去取。
  火狐夜麟前脚进了照相馆,罗喉后脚就出了西造的店面,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漆盒,里面装的是君曼睩的簪子,真金白银珠宝级珍珠还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倒腾来的翠鸟羽毛以及点缀在角落里的红珊瑚果然跟仿造品完全不同,要色泽有色泽要质感有质感要光亮有光亮,就是重了点,罗喉掂了掂盒子,把它放在仪表盘下面的小盒子里,开车去城那头的盆景园接君凤卿过来看自家乖女儿定妆,君曼睩的学校就在罗喉的小区门口一条马路对面,平时放了学君曼睩自己到罗喉家,摸出钥匙开门做作业玩兔子,吃过晚饭才会回去。
  罗喉上了别摸我,火狐夜麟则抱着他的宝贝胡萝卜出了照相馆的大门,在幽溟挽留他的时候罗喉开走了车,他用报纸包了包花盆,将胡萝卜放在副驾驶座上,一路开到滨江路去跟几个酒肉朋友喝酒吃肉闹腾到后半夜才回去,胡萝卜照例摆在窗台上接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硬盘里的照片传给了杂志社,相机清理好放在专用的小房间里,倒在沙发上睡到第二天的早晨,再去照相馆里消磨没有拍摄任务的时间。
  罗喉在盆景园里接了君凤卿,一车开去买了点食材回来,到家的时候君曼睩还没放学,两个大男人坐在沙发上把簪子拿出来看了,又看了公孙夺锋作为赠品做的金丝攒花镶宝耳夹,绸缎衣服是早就做好的,君曼睩已经试了几次,罗喉把衣服和簪子放在一起,君凤卿哼着许多年前的歌儿提了食材在厨房里上下折腾,兔子奔过来,在罗喉的腿上蹭了蹭,踩踩软趴上去,眼睛亮亮地盯着他,他摸了摸猫脖子后面的毛皮,点了点它的鼻子,喂了它几块猫零食。
  人的机缘就是这么有趣,有的人无论过了几辈子还是在一起,像罗喉和他的三个兄弟还有血亲君曼睩,而有的人一轮回就忘记了所有再也凑不上了。在这一世里,刀无极早早就出了国,以后也不会回来了,而醉饮黄龙则在乡下当着乡村邮递员,他的村子边上是尚风悦家的苗圃,尚风悦每年过来避暑,和他在同一条机耕道上走来走去,可惜的是,他们许多次在驴子背上和自行车上见了面,在摩托车上和皮卡上见了面,匆匆一眼,混沌而过,尚风悦没有认出醉饮黄龙,醉饮黄龙也没有想起尚风悦。
  君曼睩放学回来,穿了衣服梳了头戴了簪子和耳夹,活脱脱一个古代人家的小姐,罗喉望着自家美貌的小侄女,忽然觉得似曾相识。那当然似曾相识了,许多年前君曼睩穿着类似的衣服戴着类似的簪子在他面前走来走去嘘寒问暖,说饭做好了伯公一起去吃吧说曼睩最近学了道点心伯公尝点吧,只是罗喉这一世与君家父女一起生活了许多年,见着小侄女什么样子都只道是前些年见过或者找人给她设计形象的时候那种电脑合成的图里见过,并没有放到心里去,当然也想不起来其实他的身边应该还有一个人的,那人穿着银白和红的衣服,眼睛细长如狐不靠近不远离,后来靠近了,靠得很近,从来没有人与他如此接近过。只是这一世,他不记得的那个人并不叫他不记得的那个名字,而那个其实没有改变的名字,在那一世里,他也从来没有叫得出口过。
  而火狐夜麟这几天则无所事事地抱着他的相机四处乱拍,拍街上的美女们,拍抬家具的力哥们。学校门口一对小男生站在一起买零食,银色头发里夹着点红发的那个背着两个书包,黑发那个则背上空空摇头晃脑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买了烧烤的土豆,自己吃一个,再喂那个背着两个书包的少年一个,不一会儿学校里跑出来一个穿裙子的小姑娘,黑发那个接了小姑娘的书包背上,夹在两个人中间一会儿和这个说话一会儿和那个说话,土豆你一个我一个她一个地往嘴里塞,火狐夜麟拍了他们的一组照片,转过去拍边上卖串串香的店里那些暗红的汤料,拍完这些他回到家里处理了照片写了博客,着重写了写那三个边吃边走边说的学生,又发了些杂志社没选上的废片说这回去川西拍来的好东西,写完这些他下楼去买了点外卖,回来的时候罗喉和君家父女从电梯里出来,他让了让,等这三人出去了,才进了电梯门,到家里去吃了扔了看新闻。
  火狐夜麟与罗喉这样相遇,已经是这一生里的不知道多少次了,罗喉住在这个小区里六年,火狐夜麟租了这个房子七年,六年的时间里你上我下,我上你下,也有你下我也下你上我也上的时候,只可惜两人就这样见一面晃一眼,一个头偏一侧一个目不斜视地错过了多看对方几眼的时间。但或许这也不能算错过,这两个人,即使在那一世里有这许多的羁绊许多的无奈许多的不甘心,但在这一世,火狐夜麟是火狐夜麟,拍花拍草拍动物的火狐夜麟,罗喉是罗喉,开房地产公司养猫养小侄女的罗喉,而不是那个背负幻族与月族仇恨的黄泉和沾染无数鲜血被遗忘被杀死被污蔑的武君罗喉,对面不相识,见面不相认,想不起许多年前的亲近,也想不起许多年前的仇恨和伤痕,火狐夜麟不记得自己曾经想过如果自己只是黄泉或者只是火狐夜麟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黄泉可以不顾一切去爱罗喉,火狐夜麟可以不顾一切去恨罗喉,只可惜他是黄泉,也是火狐夜麟,爱的时候提醒自己还有恨,恨的时候不想忘记还有爱,爱恨纠结像两面的刀子,力一偏就疼,力不偏更疼。但这一生不一样,火狐夜麟是火狐夜麟,却没有幻族和月族的仇恨,也没有苍月银血倒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罗喉也是罗喉,没有被污蔑背叛,没有被夹击杀死,做着他的事业,过着他的人生。如果能够这样相遇,或许能少许多的遗憾,可是会不会多点另外的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就像谁也不知道背御不凡书包的漠刀绝尘最后会不会真的和御不凡在一起,还是这一世又会有另一个至死难平的遗憾,在未来到来之前,谁也不知道。
  君曼睩后来在全市最好的音乐厅里表演古琴独奏《梅花三弄》,火狐夜麟抱着个相机伪装成记者混进后台里,照着表演者的衣服首饰一通拍,拍到君曼睩那件簪子的时候黄泉有那么一丝发愣,然后心里暗笑谁家家长这么爆发找这么大的珍珠来镶在簪子上生怕别人看不出来是假的吗,但照了半天又觉得那点翠那金色不像是假的,还有放在一起的那件衣服,手摸上去也是上等的绸缎,于是他又想是哪家的家长这么溺爱自家的姑娘也不怕养出个刁蛮小姐来,想着想着又多拍了几张,回头上网一查眼睛差点就瞪成=口=表情这么大,心想这家长真是下了血本真金白银珠宝级的珍珠珊瑚砸下去就为了给自家闺女弄一套戏服。
  那边君曼睩登了台弹了琴,她的古琴师傅对她的表现很是满意,罗喉开着别摸我,又把君家父女俩接回家去,买了点零食来边吃边看电视上报道这次古琴界最新一代弟子们的集体亮相,镜头特别扫了带队的尚风悦还有一身真家伙的君曼睩,兔子凑过来在每人的脸上戳了鼻子,又抱着君曼睩的手啃了个蛋挞,意尤未尽地跳上罗喉的肩膀团成一团直到罗喉送君家父女回家的时候也不肯下来。不肯下来的兔子被带上了车,让君曼睩抱着,君曼睩下了车之后它被放到副驾驶座上团成一团睡得像只汤圆,罗喉回家的时候把它捞起来抱着,它不甘寂寞地爬上罗喉的肩膀,抓着他的衣服蹲着,电梯从车库里上到一楼的时候火狐夜麟提着大包小包的进来,兔子见着他,轻巧地一甩尾巴挠在他的鼻子前,挠出一声啊切。
  于是火狐夜麟终于将头转过来,认真地看了一眼罗喉和他肩头上那只长白毛双眼蓝色的猫,罗喉道了谦,抱着猫在自己的楼层下了电梯,而火狐夜麟只揉了揉被猫毛挠着的鼻子,等着电梯到自己的楼层。
  是的,即使如此,火狐夜麟仍然没有想得起罗喉,罗喉也没有认得出火狐夜麟。孟婆的汤药货真价实量多份足,喝过之后什么都会忘得一干二净,曾经深爱的,曾经痛恨的,就算刻了骨,入了神,只要那碗汤药下了肚,一切都会抛在过去,抛在上一世,不带有一丝的记忆,不记得爱过的人,不记得恨过的人,不记得自己地来到下一世的起点,相遇的人或许还会相遇,但相识的人却不一定会再相识,相爱的不再相爱,相知的不在相知,相守的人或许也天各一方,甚至都不会在这一世里见上一面。
  罗喉做了小姑娘喜欢的蒸饺和烤饼,等着马路对面的小侄女放学过来的时候吃。火狐夜麟打了搬家公司的电话,前天他买的商品房终于在装修完毕之后搁置过了半年可以入住。君曼睩放学过来说中午有舞台剧要排练,不在罗喉这里吃午饭了,于是罗喉便将这些小点心送去,如果侄女不想吃外面的食物可以用这个当午饭,吃过了也不要紧,这些点心本来就是随时可以吃着玩儿的,罗喉可不在乎什么减肥瘦身,在他看来姑娘家怎样都是可爱的,瘦有瘦的可爱,胖也有胖的可爱,稍微胖一点显得精神些,太瘦了则病态,所以他是宁愿君曼睩腿和膀子上有点肉也不喜欢她太瘦削的。火狐夜麟在家里打好了所有的行李,等着搬家公司的来将它们搬走,苍月银血和幽溟过来帮过了忙,回去忙照相馆的事,火狐夜麟忽然想起那个放在窗台上的吉祥物萝卜,搬家公司的人笨手笨脚打坏东西是常事,而这棵萝卜在他这没什么绿色的家里顽强地生活了四个春秋被打坏了那真是太可惜了,于是他抱着花盆下楼去追苍月银血和幽溟,电梯下到罗喉那层楼的时候停了停,罗喉提着点心进来,站在他的旁边,他看了一眼罗喉手里的袋子,罗喉看了一眼他花盆里的萝卜,彼此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再多看一眼,甚至他们互相看的那几眼,视线也并没有落在彼此的脸上。
  可就算落在彼此的脸上,想不起来的也仍然想不起来,要搬走的仍然要搬走,要留下的仍然要留下,就像那一世罗喉要一个人去挑佛业双身,然后死于刀无极之手,而那一世黄泉只能看着刀无极自爆,连出手杀死他的机会和余地都没有。
  那一世的醉饮黄龙用自己的生命换回刀无极的一个机会,也让自己的好友尚风悦卷入了江湖,可这一世的醉饮黄龙和刀无极甚至连面都没有再见过,而彼此见过了无数次的醉饮黄龙和尚风悦,仍然对面不识。
  那一世的漠刀绝尘因为御不凡的死亡而疯狂过,而这一世他们背着彼此的书包吃一串烤土豆,可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离开的是谁,疯狂的是谁,又或者,从那以后谁也不会用那一世那么深的情,去待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这些要发生过才能得到答案,而现在的漠刀绝尘和御不凡还太幼小,甚至不知道人间的离愁。
  所以这一世的火狐夜麟和罗喉即使走在一起,遇在一起,站在一起,也是可以记不得对面是何人的。许多年前火狐夜麟所纠结的爱与恨在这一世全都没有了,这对火狐夜麟来说,或许是最好的。而许多年前被背叛被污蔑的罗喉现在在完成着自己的事业,站在人生的顶峰,花正好月正圆,或许以后也一直这样花月春风下去,这对罗喉来说,当然也是最好的。没有伤痛的罗喉遇见没有伤痛的火狐夜麟,谁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但对罗喉来说,没有伤痛是最好的,对火狐夜麟来说,没有伤痛也是最好的。对任何人来说没有伤痛都是最好的,如果能够一直这样下去,那些曾经相遇的人或许并不是最需要的,那些曾经重要的人或许也变得不那么必要了,就像现在的火狐夜麟对现在的罗喉,或者现在的罗喉对现在的火狐夜麟。
  而对那一世的罗喉和那一世的火狐夜麟,不相杀,不相伤,不相识,不相见,或许才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y子 蘿蔔 +5 2010-07-10 (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Q皿Q
隐藏评分记录
前局尽翻。旧人皆散。
蓝风密码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303
精华: 0
发帖: 84
天都幣: 10858 枚
蘿蔔: 999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349(时)
注册时间: 2010-06-11
最后登录: 2016-06-21
沙发  发表于: 2010-07-10  
这这这绝对就是在报复涩会啊啊啊啊怎么可以这样啊啊啊…作者大人你…你太狠了…抖指~~
xuanying 离线
级别: 小蘿蔔
UID: 92
精华: 0
发帖: 498
天都幣: 230 枚
蘿蔔: 1004 個
兔毛: 91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9 個
在线时间: 159(时)
注册时间: 2010-04-27
最后登录: 2021-01-01
板凳  发表于: 2010-07-10  
高興地跑進來。。。
痛哭著跑出去。。。
作者你壞﹗﹗﹗快去填另外那個好看的退隱坑﹗﹗﹗(撲打一通)
赖尔 离线
级别: 禁止发言
UID: 327
精华: 0
发帖: 12
天都幣: 11020 枚
蘿蔔: 1325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34(时)
注册时间: 2010-06-21
最后登录: 2019-06-15
地板  发表于: 2010-07-10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月见草 离线
级别: 蘿蔔葉
UID: 23
精华: 0
发帖: 136
天都幣: 10885 枚
蘿蔔: 1028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130(时)
注册时间: 2010-04-22
最后登录: 2017-05-15
4楼  发表于: 2010-07-10  
对面不相识啊,呵呵......(表示很习惯这样的情节了)不过在众多黄罗罗黄文里能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或者他们确实就应该由挣不脱的情仇来牵系,没爱没恨了,所以他们也不再有关系了。
切莫再执着,寻回自我
kingace 离线
级别: 小蘿蔔
UID: 51
精华: 0
发帖: 410
天都幣: 11122 枚
蘿蔔: 1082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362(时)
注册时间: 2010-04-23
最后登录: 2021-11-05
5楼  发表于: 2010-07-10  
我脆弱的小心肝从兴奋到急切到焦虑到暴躁到悲哀到怅然到灰白最后化作一小撮灰烬了……泪洒九天……T皿T
红线断掉了!!缘分的红色交叉线变成平行线了啊啊啊啊啊!!!!TDT
虽然是平静幸福的 但我很想咬被角啊啊啊啊啊啊!!!!
PS:乖巧粘人的猫什么的……我好羡慕……TAT
献给大人的抒情诗~
呆寒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22
精华: 0
发帖: 17
天都幣: 10681 枚
蘿蔔: 1013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35(时)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2-08-24
6楼  发表于: 2010-07-14  
你果然是報復社會阿...-A-

曉墨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2546
精华: 0
发帖: 57
天都幣: 117 枚
蘿蔔: 5 個
兔毛: 0 撮
蘿蔔坑: 0 個
金蘿蔔: 0 個
在线时间: 62(时)
注册时间: 2014-05-31
最后登录: 2017-05-22
7楼  发表于: 2014-06-03  
   天呀   怎麼可以這樣對面相逢不相識

樓上樓下  當個好鄰居也比陌生人好


作者大人 你故意的
级别: 蘿蔔坑
UID: 2543
精华: 0
发帖: 8
天都幣: 208 枚
蘿蔔: 2 個
兔毛: 0 撮
蘿蔔坑: 0 個
金蘿蔔: 0 個
在线时间: 42(时)
注册时间: 2014-05-24
最后登录: 2015-01-28
8楼  发表于: 2014-06-16  
= =相逢不相识,前世的纠葛,今世的擦身而过,~~~戳中泪点了~~~~
这一生,就是个漫漫旅途
乒乓萝卜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2557
精华: 0
发帖: 6
天都幣: 36 枚
蘿蔔: 2 個
兔毛: 0 撮
蘿蔔坑: 0 個
金蘿蔔: 0 個
在线时间: 3(时)
注册时间: 2014-06-21
最后登录: 2014-06-27
9楼  发表于: 2014-06-27  
绝对在报社……但是,为什么又觉得合情合理呢?
小小的偶正笑着,好像全世界的阳光都聚在了那双眼睛里。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羅喉出場日?(8個阿拉伯數字) 正确答案:200909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