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黄泉X罗喉』兔子和萝卜的和谐生活 10F更新9.30 --]

=天都武鑒= -> 邪凰破虛 -> 『黄泉X罗喉』兔子和萝卜的和谐生活 10F更新9.30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临去秋波 2010-04-23 20:32

『黄泉X罗喉』兔子和萝卜的和谐生活 10F更新9.30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临去秋波 2010-04-25 17:19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临去秋波 2010-04-25 17:20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临去秋波 2010-04-25 17:21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临去秋波 2010-04-25 17:21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临去秋波 2010-04-25 17:21
抢亲

今日的月族王宫不同往常,鼓乐震天,满眼红缎喜纸,宾客穿梭如织,贺喜声不绝于耳。正是月族大皇子迎娶天都武君的大好日子。
司仪立在喜堂高喊——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月王向南端坐,欣喜地看着一对新人弯身下拜,笑得见牙不见眼。
仔细看去,大皇子唇角轻勾对众宾客微笑致意,然笑不及眼,眼底唯有无奈;武君红巾覆面,只有近前服侍的人在下拜摇晃的缝隙间,能窥见底下比平素更冷淡的脸容。
一片喜气洋洋中,却有着不快乐的新郎和不快乐的新娘。而在喜宴末席无人注意处,更有人握紧拳头,手中酒杯瞬成粉末消散无踪。
“夫妻对拜!”
三拜毕,新人被双双送进洞房。银血隔着喜服轻握住罗喉的手,低声道:“你好好休息,我去款待客人,晚些时候再进来。”
罗喉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任由银血牵着坐到喜床上。
“我知道这是委屈了你,但如今大礼已成,一切万难更改。你我是夫妻,我定不会错待你,你……也不要再想着他了。”
闻言,罗喉终于动了动。将手从银血手中抽出来,身体斜靠床榻坐着,摆明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
叹了口气,银血示意左右好生服侍新人,默默退出新房。
银血气息消失后,罗喉终于开口,吩咐道:“除了曼睩,其他人都下去吧。”
声音并不响,甚至因为久未开口而略显沙哑,但天都武君的气势不减,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如寒冰滑过众人心口。所有人都生生打了个冷颤,唯唯诺诺地离开了房间,无人敢提出反对意见。
君曼睩等最后一个外人离开,关上房门。转过身就看见罗喉已经扯下了红巾,正在脱头顶的凤冠,急忙走过去拉住他的手:“武君,红巾是要由新郎取下,这是古礼,不然会夫妻不和的。”
“夫妻不和?”罗喉重复了遍,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
君曼睩怔了怔,双唇颤动了两下,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相帮罗喉把凤冠取下来,放置在一旁,又舀了一碗冰糖莲子汤捧到他面前。
“今天一整天都不得休息,还没好好吃点东西呢,多少吃两口,垫垫腹。”
罗喉虽然不怎么有胃口,可拂逆不过曼睩一片好意,接过来端到嘴边。才喝了两口,新房大门就被人用蛮力踹开,房内两人一起向门口望去,看见黄泉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外。
君曼睩皱起眉,走到门口伸手挡住黄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他拽着衣袖拉出房门。等回过神新房门已经被黄泉紧闭,并从内间插上门闩,任凭她怎么在门外拍打呼喊也不肯开。
罗喉看见黄泉的瞬间,眼中闪过一丝光亮,随即又归于黯然。此刻面无表情的和黄泉对视着,眼看着黄泉踉跄着脚步走到自己面前,闻到他身上的气味,淡淡道:“黄泉,你喝酒了。”
“喝了。”黄泉低头看着坐在床上的罗喉,原本就邪魅俊俏的脸在红装衬托下更显得美艳不可方物,一身红缎金丝织成的霞帔包裹住修长身躯,闪亮得刺痛他的眼,揪痛他的心,“今天是你和银血大喜之日,这么高兴的日子,我怎么能不喝一杯喜酒?”
藏在喜服宽袖下的双手慢慢握紧,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罗喉逼着自己说出无情的话语:“既然如此,那请回到外面,我相信那里有足够的美酒让你喝个痛快。”
黄泉冲动地上前紧紧握住罗喉肩膀:“跟我走。”
罗喉摇摇头,扳开黄泉抓着他双肩的手:“不行。”
“为什么?”纵然已有心理准备,黄泉却还是为这意料中的答案受到打击,发问的声音都在颤抖。
罗喉不发一言,只是低头沉默着。
黄泉忍不住抬起他下巴,强迫他面向自己,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为什么?”
他只是按罗喉的要求离开天都出了一次任务,回来后却发现天都大部分人都不在,找了留守的人来问,就被人兴高采烈地通知了这个“好消息”,连夜匆忙赶来,结果竟是亲眼看着罗喉与银血成婚。明明走前还是两情缱绻恩爱情浓,回来了莫名就天翻地覆至此,如果连个解释都要不到,他怎么能够甘心?
罗喉知道黄泉问不到答案不会死心,轻叹了口气,回答:“月王已经帮曼睩解开她身上邪天御武的诅咒。”
黄泉瞬间瞪大双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股强烈的恨意涌上心头。那个月王,那个该死的月王,那个毁了他家园杀了他母亲的人,如今连自己最爱的人也要被他夺走。他怎么会蠢到以为前不久银血所说的,月王希望他能回去,月王要为过去的错误赎罪是出自真心,甚至还一度动摇过,黄泉恨不得现在就冲到月王面前把他大卸八块。
而另一个可恨的人此刻正在他的面前。黄泉死死捏住罗喉下巴,声音简直是从牙缝逼出来:“为了曼睩,你就不顾一切,甚至能答应嫁给银血这种荒谬的条件?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想过我的心情?”
“凤卿已经死了,吾不能亏欠他第二次。”罗喉愧疚地看着黄泉,又在他愤怒的目光下不敢直视,移开了眼。
“不能亏欠君凤卿,却能亏欠我?”黄泉扬起残酷的笑,捏着下巴的手下移圈住罗喉颈项,与其将他拱手相让,不如……
一把将人压倒在床上,掐紧他的脖子:“罗喉,我们一起下黄泉。”
“我的命、是、你的。”罗喉呼吸困难的一字字说道,“死了、也就没有、失约。”
黄泉的手慢慢收紧,罗喉双眼逐渐涣散,血红的眸子已对不上焦距,半昏迷过去。黄泉看见心中一紧,松了手,改而疯狂的撕扯着罗喉为他人披上的嫁衣,唇覆盖上他的身体,粗暴地反复啃噬。
“我不许,不许你嫁给其他人!”
“黄泉,住手……”罗喉无意识地拉住黄泉的袖子,但神智并未完全清醒,身体依旧虚浮着,无法真正阻止他。
将罗喉无力的双手拉高固定在头顶,上衣褪到腰间,黄泉吮吻他白皙的肌肤,刻意加重力道在那上面留下一道道自己的印记,口中不住喃喃:“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砰!”新房大门被人第二次踹开,接到消息赶过来的银血不敢置信地看着房内的景象:“夜麟,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黄泉动作迅速地拖过被子,盖住罗喉半裸的身体,起身双眼充血地看着银血:“你又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银血在黄泉的逼视下有些心虚的别过头,随即又转回去,沉声说:“这是我们父王的命令,我们都只能遵从。”
“不要说我们!”黄泉激动地道,“是你的,不是我的!我从小都只是一个孤儿,高攀不起月族王族,更不需要听从月王的命令!”
银血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你可以不听从父王的命令,但罗喉是自愿嫁到月族来,你就算再怎么不能接受这件事情,也无法改变事实。”
这话正中了黄泉的软肋,双手成拳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分神看了眼罗喉:“我会带他离开,他肯和我离开的。”声音微弱,显然底气不足。
就趁着这当口,银血一掌击向黄泉,意欲逼他离开房间。黄泉本想闪开,顾及身后罗喉还未醒来,化出银枪挡下银血的掌力,又反手向银血袭去,银血只得也化出绝煌抵挡。房内地方小施展不开,两人同时纵身跃到院落中,长枪挥洒打成一片。
银血边打边劝着黄泉:“夜麟,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婚事是罗喉亲口答应,既然答应他就不会离开,若他想离开就根本不必等到今天,谁能强迫得了天都武君?”
“这是你们趁人之危!”
“就算是这样,现在此处这么大动静,一会就会有其他人赶过来,即使罗喉愿意和你走,你们都走不了。何况君曼睩诅咒已解,罗喉定然会信守诺言,这你比谁都清楚!”
“今天带不走他,还有明天还有后天,我绝不会就这样放弃!”
“夜麟,你为什么就要这么任性!”银血动了真气,“如果不是因为你的任性,也许今天事情就会截然不同。父王只是希望能和天都联姻,武君身份高贵,族中能够匹配的只有我。而你执意不肯回来,只愿当个卑微的杀手,蝼蚁一般的人又怎么配得上罗喉?”
“苍月银血,你混蛋!”黄泉怒气翻腾,手中枪花愈见迅速,让银血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应对。
一时院中火光四起,金属敲击声不断响起。数招过后,战火越发灼热,眼见就要有一人必将血溅当场,两道真气自不同方向同时射来,一者对上银血,一者对上黄泉,击飞两人手中兵器,让他们不得不倒退数步彼此分开。
尘烟散去,发出功力的两人,分别是清醒后整理好衣衫的罗喉和铁青着脸的月王。罗喉身旁待着曼睩,月王身旁跟着幽溟。
“这是怎么回事?这人怎么会在这?”月王喝道,冷眼看着黄泉。身边随侍的护卫们更拔出刀剑,一副随时要冲上来,将黄泉捆绑的样子。
“父王……”银血走上前,想要为弟弟做解释,却被月王打断。
“我没问你!”
黄泉看着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他的仇人,他的父亲,曾数次在远处观望过,此刻真实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第一次见面竟是这种情况,黄泉觉得有些可笑,又完全笑不出来。他要自己冷静下来,暗自在心里盘算着,他当然知道现下情况对自己有多不利,要离开这里并非难事,问题在,正如银血所说,罗喉不愿意跟他走,那么一切并无意义。
该死的!银血说过那么多废话,这句还确实没错。银血还说……嗯?突然回想起先前银血说过的某句话,黄泉心里起了一个念头,或许荒诞却也是现下唯一能有的希望。
“今天不是月王之子和天都武君的大婚之日吗?”黄泉问。
“自然。”月王高傲的扬起头,“而这里是新房,你难道不知道?”
“就是知道,所以我才来这。”黄泉也扬起头,不甘示弱地和月王对视,“正因为这里是新房,我又怎么能不在这?”
“嗯?”月王皱起眉,疑惑地看着黄泉。
月王虽然想要将夜麟找回来,却只知道他改装戴着面具的样子。银血见状赶忙解释:“父王,他是夜麟。”
月王吃了一惊,重新打量起黄泉:“你……”
“今天既然是月王之子和天都武君的大婚之日,那我火狐夜麟,你的二儿子,回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又有何问题呢?”黄泉笑得一如狡狐,重重念出对月王的称谓,“父、王!”
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到月王身上,看他如何发作……
只见月王瞬间转了脸色,勾起阴谋得逞的微笑:“你怎么才来?”
“什么?”这下换成黄泉心中奇怪,一丝不祥的预感在心底浮起。
“知道自己今天成亲居然现在才回来,害得你大哥还得代替你拜堂,我还当你连洞房也要你大哥代替了。”月王脸上笑容让罗喉在旁边看了不禁怀念起刚才的黄泉。
“好在你毕竟晓得赶回来,回来就回来,还弄出这么大动静,真是……”月王似真似假的埋怨着,边说边转身离开,“没事了,都散了吧。”
既然月王都下了令,身边一大群的随从自然也跟着浩浩荡荡簇拥他离开,黄泉看着这急转直下的情况目瞪口呆起来。
发生何事???怎会如此!!!
那边银血已经脱下了新郎服,手一抛丢给了黄泉,黄泉凭着本能接了下来,却还呆呆地没怎么闹明白。
银血拾起绝煌,甩着因刚才的打斗而震痛的手腕,边往外走边说:“夜麟,拜天地什么的,都是苦境的风俗,在月族并不适用,所以今天的事情,如果你介意,其实也可以说什么都不算。月族的习惯是私奔,你看幽溟和爱染就知道了。”
君曼睩则帮黄泉捡起了银枪,托在手上,小碎步地走向门口,经过黄泉身边特别吩咐他道:“一会记得让武君先吃点东西,他今天是真的一直没进食呢。”
幽溟是最后一个退出去的,才离开又马上回身,扶着院门探出半个脑袋:“二哥,这主意是罗喉出的。”说完立刻缩回头,把门带上。二哥要生气也要找对了对象,祈祷今晚他在主犯身上泻过火后,明天不会再对其他从犯发火。
院子里只剩下黄泉和罗喉两个人,霎时安静下来,除了夜晚的风声,就只有院落外“恭喜月王,寻回二皇子”的声音在远处此起彼伏。
终于想通其中关节的黄泉,猛地转身恶狠狠地瞪着罗喉:“你们设计我!”
罗喉站在房廊上,脸上早没了先前痛苦愧疚担忧等等的一系列表情,恢复成平常的样子:“算是吧。”
“从头至尾,你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在演戏!”黄泉丢下新服,一个箭步跨到房廊,站得和罗喉同高,气势汹汹地指控着。
“戏要做足,不是吗?”罗喉不以为意的说着。
黄泉看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有些气结,想了想说:“哼,我就奇怪曼睩怎么会同意你为了她做出这样大的牺牲。要不是一时着急乱了心智,我早该看出其中有蹊跷,根本没有这回事!”
罗喉摇了摇头,稍微纠正了下黄泉的说法:“吾确实为曼睩和月王做下约定,要他帮吾解开曼睩身上邪天御武的诅咒。”
“但交换条件并不是要你嫁给银血。”黄泉斩钉截铁地说。
“吾可从来都没有这么说过。”罗喉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是,是我傻,被你骗得团团转,几句似是而非的话就引我往那方向去想!”黄泉咬牙切齿,顿了顿又问,“那么,你到底交换了什么条件?”
罗喉眼眉微微带了点笑意:“帮月王寻回他的二皇子。”
黄泉一滞,有些郁闷地问:“你也希望我回到月族吗?”
“吾曾有过三个兄弟,却全都失去了。吾不想看到你因为一些无谓的坚持,而舍弃真正该珍惜的人或事。”罗喉拉起黄泉的手包覆住,轻声道,“你从来放不下银血和幽溟,放不下你的血肉至亲,不是吗?”
“是,我放不下。”黄泉把头埋在罗喉肩胛上,声音听来闷闷的。
罗喉伸出手将黄泉整个人抱住,黄泉也反手搂住他的腰。两人一时无话,就这样静静地相拥站在夜风中。
“但是月王那个死老头,我要再考虑考虑到底认不认他。”片刻后,黄泉声音又响起来,抬头已是惯常的神采飞扬,吊着眉梢上下打量罗喉,“不过这个不急,可以明天再想,现在……”感性时间结束,该算的账还是要算的。
罗喉勾着唇角笑看黄泉,好整以暇地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手臂一伸,将人打横抱起,转身走回新房:“知道今晚我会怎么罚你吗?”
“明天就知道了。”
“哟,很有觉悟嘛。”黄泉满意地点点头,一步跨过门栏,房门在身后自动关上,隔绝了任何想探视的目光。

临去秋波 2010-04-25 17:22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临去秋波 2010-04-25 17:22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妖雪冥 2010-04-25 23:54
肉肉很美好啊~!一口气看下来我已经失血过多~!

gongjiyun 2010-06-09 02:23
好兔子和好萝卜

临去秋波 2010-10-01 17:49
嘛,本来想写H的,不过想想这种时候实在不合适于是作罢。草草涂了几笔,基本没有情节,只是做个纪念而已。
P.S.请脑补萝卜和兔子是穿着剧里的衣服,住在现代化小区=v=~~~



9.30

“你真的没事吧?”罗喉皱眉看向黄泉。
“毁了件衣服而已,反正我也不喜欢这套。”黄泉不耐烦的扯了扯半挂在身上已经焦黑了大半的衣服,觉得怎么都不舒服,干脆全脱了下来,裸着身踢开一旁的几个箱子,随手翻了翻,“啧,我以前那件给放哪儿去了?”
罗喉想了想:“回头去问问曼睩吧,都是她在打理的。”然后看看黄泉一副有碍观瞻的样子,顺手把以前那套黑袍丢到他身上:“好歹给自己遮一遮。”
“你又不是没看过。”黄泉接过衣服邪笑起来。
罗喉扯着嘴角勾了勾,只是看见眼前满目疮痍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锁紧了眉头。
突来的一场大火烧了整个霹雳城,弄得一时间人人自危,他们所在的刀龙小区自然也不能幸免。不幸中的万幸,小区里的人都没事,先前两个人一冲出火场黄泉就给月族挂了电话,听说那边也都安好,才放下心来。
君曼睩这天是去和玉秋风一起住,来了消息也说没什么事。只是玉秋风的大哥御不凡跟着漠刀住去了龙战小区,至今联系不上也不知道怎样了,曼睩不放心留玉秋风一个人,说是要先留在那边照应着,罗喉嘱咐了几句自己多注意安全,便也由她去。
说起龙战小区,罗喉道:“以前和咱们住一起的听说大多搬家去了龙战小区,有几个还去了兵甲小区,留在这里的人要和他们联系都联系不上。”
“大概是那里通信设备坏了,那些在各个小区都置了房子的,这次损失可大发了。”黄泉不经意的回道,拉来罗喉的黑袍勉强先给自己套上。
罗喉瞥他一眼:“你在龙战不也买了套房子?”
“那是工作需要,等事情一结束,我这不是又住回来了嘛,那里的房子也盘给人家了。”黄泉在罗喉身边坐下,揽过他的腰把人抱怀里,下巴一扬点了点远处已经黑成一团的衣服,“那套衣服还是那时候的呢,这下烧了。也好,算是和龙战再没什么关系了。”
罗喉伸手揉了揉黄泉的脑袋,原本柔软的卷发因为被火烧着一些地方摸来有点刺手,又搓了两下收回来,反手也回抱住黄泉。
黄泉用力按了按太阳穴。他感到很累,昨天夜里起的火,救护车消防车来来往往的,直到现在才消停,忙了整整一夜人早就疲惫不堪。火势虽说停了,可房子里里外外都焦黑一片,也就保证下雨的时候还能有片瓦遮身,想要好好休息却是不能了。
“要是累,就靠我身上睡会。”罗喉在他耳边柔声说着,温热的气息拂过,让黄泉耳朵瑟缩了下。
“无妨的,你也是累了一晚。早先来的消息不是说了,很快就会有人接我们到能住的地方暂时安置下来。”强撑着拍了拍脸,黄泉抬起头笑笑,看着罗喉的脸,忍俊不禁笑出声,走过去伸出拇指擦着罗喉的半边脸,之前只顾着逃命现下一看才发现他脸上都是烟熏的黑影,混着汗水流得满脸狼狈,“你的脸……”
罗喉撇过脸,双手用力抹了几把:“总比你好些。”
烟黑是少了些,但也晕了满脸,比之前更花了,黄泉笑得更大声:“哈哈,之前看你的脸像黑猫似的,现在像只花猫了。”
罗喉看了看满手烟灰,也想得到脸上是什么情形,也跟着笑起来。
“放心,你毁容了我也不嫌弃你。”黄泉笑闹着凑过去,在罗喉脸颊上轻啃了口,啃完了想离开,却突然被罗喉压着头埋进他肩膀。
怔了怔,黄泉问:“怎么了?”
“没什么……”罗喉闷闷的声音从头上方传来。
罗喉想起之前的事情就觉得后怕。一根着火的梁柱差点砸到自己,是黄泉一把把他拉到身下护住,才没被火梁砸中。虽没砸到人,可冒出的火星溅在黄泉身上,把他衣服烧了起来,那时黄泉的样子真是骇人极了。
似乎是感觉到罗喉在担心什么,黄泉抬起头微微一笑,说:“不用担心,我在你身边。”
眯了眯眼,罗喉主动吻上黄泉的的唇,一开始轻柔的探试转瞬化为激烈,将所有的感情都在这鼻息交融间互换。
幸好你在,幸好我们都在。

sen0jinren 2010-10-02 09:22
治愈了真的治愈了!!!
昨天看那个新闻报道的视频看的泪流满面~~~
今天就被大人的应景文治愈了~~~
PS:肉很多粉开心,这个国庆过得非常开心~~
大人辛苦了~~[s:7]

kingace 2010-10-02 15:07
真不愧是长假福利!这大盘的肉啊!!>///<
被火灾过后治愈了……TvT

华月沙罗 2011-11-03 23:31
[s:2] 没萝卜的人你伤不起啊伤不起啊!哭了~~大人的文很Sweet~从贴吧一直追到这里来了!

华月沙罗 2011-11-05 12:30
啊呀……我手抖打错字了~我是在晋江上面看到大人的同人的呐~那篇《少主》笑死偶了~~~O(∩_∩)O~大人的文很治愈很甜蜜啦!可惜我现在看不到……T-T!努力挣萝卜啊……

华月沙罗 2011-11-08 19:50
不……不好意思啦!%>_<%!我弄错了啊……大大不要生气~现在我可以看到大大文了~也很开心啦!

ann 2012-03-06 11:57
一口气看了这么多黄罗的文章,真是美好呀!黄泉就是这样,狠狠地爱萝卜吧

vilinchid 2013-01-07 22:33
瞬间有种好治愈的感觉,腹黑的罗喉傲娇的炸毛兔最棒了><

yam71921 2014-10-06 00:02
萝卜不够只看了第五楼的抢亲,不过感觉不错,很好看的样子OVO。只能慢慢赚萝卜了_(:з」∠)_。

九谱黄华 2015-05-17 18:33
全加密吗?QAQ

里曲靖 2018-07-19 09:12
(ㆆ﹃ㆆ)

喜久不遇 2018-11-25 13:56
喜欢,黄罗文真的好少,太太是天使!!!

雪止无月 2019-09-11 23:24
肉肉好美好呜呜呜,兔子和萝卜的幸福生活

罗伊 2019-11-08 09:42
抢亲这种狗血戏码我真是百看不厌

罗伊 2019-11-08 09:43
不知道怎么才能看到隐藏内容,我在努力摸索……


查看完整版本: [-- 『黄泉X罗喉』兔子和萝卜的和谐生活 10F更新9.30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64255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