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罗喉中心】庭院无名
kingace 离线
级别: 小蘿蔔
UID: 51
精华: 0
发帖: 410
天都幣: 11122 枚
蘿蔔: 1082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362(时)
注册时间: 2010-04-23
最后登录: 2021-11-05
楼主  发表于: 2010-04-29  
来源于 糧食 分类

【罗喉中心】庭院无名

最早写的了……算是《天都家庭记事》的原型吧……orz
————

那一天,君曼禄不经意提起自己在名刀神坊后的花园内亲手种下的梅树。



“每至花期,便与无心和爹亲在树下品茶。”

“鸟语花香,落英缤纷。那个时候,爹亲还常拿无心来戏耍呢。”



讲到动情处,眼眶竟不经然湿润了。



虚蛟拿着茶杯,断断续续道:“曼,禄,姑,娘。”

黄泉抱肩靠在墙边:“人各有命,别难过了。”

顿了顿,“我替这猪头说的,听他讲话,费劲。”

曼禄破泣而笑。



离开房间,黄泉直上天都之顶。只见武君一如既往地负手屹立在昏暗的天幕下。

“罗喉。”

“你来了。”

暗青色的光线将罗喉的影子拉得很长。

影子一路被拉至黄泉脚底,给他造成踩住武君的脑袋或者被武君咬住脚脖子的错觉。



“你在想什么?盘踞在天都的最高点。展示王者的骄傲吗,还是宣泄着对背叛的怨恨?”

话说得忒挑衅了。但罗喉没有丝毫的动容,只是遥望着远处,一只鸟的影子在云端掠过。

“哈。”

这是唯一的回应。



“我刚才去见了君曼禄。”

“然后。”

“她在悲叹。”

“嗯?”

“悼念她亡故的亲人,怀念她以往的生活。”



“天都将成是非之地。她本该离开,平静地生活。”

“但她选择留下。”走到持平的位置,黄泉眯起眼睛,“阴谋,战争,早已让她失去了本应属于她的生活。”

“这是你的抱怨?”罗喉的声线不起波澜。

“我只叙述我看到的。她似乎很怀念故居庭院的梅花胜景。”

说罢,黄泉掉头走向盘梯。



白雪纷飞中那雄武的背影在他心头一闪即逝。

黄泉的眼角抖动了一下,随即从容不迫地离开。



第二天,平静无波。

第三天,安然无恙。



第四天,天都由内向外发出惊天动地的轰然一响。剧烈的震动使飞灰尘埃纷纷从砖缝之间抖落下来。



殿内的黄泉飞身而出,直冲君曼禄厢房。见房内两人安然无恙地朝外张望,方才放下心来,闪向震动发源之处。

发源处位于天都的操练场。曾用于兵士操练的广场早因之前的叛变落得一人不剩,寸草不生的石板广场上满目阴郁荒凉。黄泉赶到现场时,一股夹带着无数铅灰石粉的飓风刚巧过境。

被闪之不及的粉尘迷了眼,险些被飓风波及的黄泉被一抹金影一卷一捞,护至一旁。



“罗……喉?你在做什么?!”

用力揉着刺痛的眼睛,只能凭借敏锐的知觉和模糊的视线。

黄泉恼火地感应到方圆之内并无杀机,纯粹是这位武君无厘头的举动。此时的他恨不得提枪冲身边人的肚子扎上百余个窟窿。

而对方却是毫不在意地目送那片飞沙走石逐行渐远,然后回头问他:“你迷了眼睛?”

“废话!!”



左眼好点了右眼迷,右眼没事了左眼疼。不能忍受视力遭到阻碍,黄泉焦躁地把食指甚至整个手背按上揉来揉去。

按理说,任眼睛自然流泪边能解决的事情在此时变得异常困难。

因为现在,武君罗喉正站在他的面前!

就算是自然反应,他的自尊也不允许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掉眼泪——就算是揉干眼睛,取不出那几颗该死的沙子。

眼见面前骄傲冷漠的武将笨拙地把眼睛揉得一片通红,武君罗喉的脑海中再度闪过了君曼禄所说的“黄泉兔子论”。这回,他深沉地在两者之间划上了一个“=”符号。随后他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地拨开对方乱抹的手,打算帮忙。



“……做什么?”

“手起开,我来。”罗喉上手捋开对方垂落下来的卷发,引得黄泉扎毛的野生动物般往后一窜。

“别动。又不是挖你的眼。”右手把下巴扳住,罗喉微皱眉,认真地瞧着黄泉的眼睛。



……你当真不会挖眼睛么……?黄泉瞄了一下武君大人手背上的黄金护甲,不由地有点脚底抽筋。



“眼睛睁大点。”

“这是最大了。”

“再大点。”

“要弄快点!睁不大了!”

“……眼睛真小。”



对于罗喉,这只是一句没深意的陈述。但对于黄泉,这何止是嘲讽!



“罗喉你!!”

话音未落,只见武君闪速出手,两指轻巧地在对方眼皮上一按一压,然后头一低,舌尖飞快地扫过黄泉的眼线。

直到罗喉离远些用指腹抹去舌尖上的沙粒,黄泉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何等出其不意…………何等电光火石…………………………

罗喉啊!!!!!



“为何用这种方法取!!”

乱序了,绝对的。

黄泉只感到一股火凭空在胸腔里炸开。不明原因,毫无理由。于是连质问的问题都显得没有意义。

但罗喉还是平铺直叙地回答了他。



“这样做最有效,最安全。你不是怕疼么。”

“谁……”



君曼禄和虚蛟的赶来让黄泉把话咽了下去。



算了,算了。没什么。战场上,我背过他,他背过我。这个跟那个,没区别的。

但那条被舌尖轻扫而过的眼线麻麻的。明明当时愣住了,什么都没感觉到来着。

就像你背我我背你,那时都是穿着厚重的铠甲,谁也感觉不出谁的温度。

却是在这事过了之后,隐约觉得背脊上停留着陌生的温度。

这么说,两者,还是没什么区别啊。



“武君!究竟发生何事……啊!”

一路小跑来的君曼禄眼神穿过状态尴尬的两人,直视前方。

黄泉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则是被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偌大的操练场石板不明原因地尽失,暴露出一方褐色的土壤。

但这不是什么稀奇之事,重点在于,那方土地上多出两个陨石落地后才可能出现的巨坑。

而重点中的重中之重,不是这两个陨石坑,而是陨石坑中,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两棵花满枝头的梅树。



能如此冲动行事者,天都仅有一人。

能有此魄力行事者,天都仅有一人。

能如此充满攻击性及破坏性行此风雅事者,全天都也仅有一人。



两人一牛的眼睛,全部指向那身披黄金战铠,面容全无情绪波澜的男人。

此时非是花季,天知道罗喉是从哪里找来了这两棵树。就连如何将根系完整地连根拔起,如何保其花瓣不散地带回天都等不可思议之手段,也全然是个谜。

当事人见所有人皆已到齐,点头说“很好”。



哪里很好啊!好的是你爆掉的头壳和崩坏的常理吧!!



“虚蛟。”充满威严的声音召唤。

“武,君。”紫色的牛头忠实地低下脑袋。

“绕场两周,冲刺。”



武君罗喉一声令下,只听得耳畔一声狂野的咆哮,牛头吞了火药般拔足狂奔,扬起一路泥土飞溅。

两圈急奔,厚实的泥土被踏出了完整的两溜沟壑。



“虚蛟。”

“武,君。”

“把这个一步一个,按你踏过的痕迹撒上。”

一个绣着白色莲花的紫色锦袋落到虚蛟手里,单纯的牛头取出其中细小的颗粒,快速有效地加以实行。



“虚蛟。”

“武,君。”

“按上回反方向,绕场两周,冲刺。”



又是一轮泥土飞扬。



黄泉有点面色发黑,他大概明白,这人想干什么了。

回头看看君曼禄。四眼相视,心照不宣。



“从今天起,这里是你们的了。”

罗喉再次吩咐虚蛟去将两个陨石坑填平后,轻描淡写地说。

“愿意做什么用,随你们。”



他看了一眼君曼禄,又看了一眼黄泉,眼底闪过一丝柔软。

只是一瞬间,暗红的眼恢复了以往的沉寂。罗喉负起手,迈步离去。



黄泉迷惑地目送那抹金色的背影逐渐地被阴郁的天景吞噬,随即回首看着虚蛟兢兢业业地填土,君曼禄一面将锦袋里剩余的种子,一面找地方种植着,一面接连不断地扭头仰望着繁花似锦的梅树枝头。

两棵枝干茁壮的梅。

一者桃红若樱。

一者莹白如雪。

仿佛少女的裙裳,少女的梦。

仿佛自己的回忆,自己的发。



一片娇丽一片纯。



黄泉就这样立在树下看着,看着,逐渐阖上了眼睛。



后来,君曼禄请虚蛟在泥土上铺起蜿蜒的石板小径,小径延伸至两棵并列的梅树前。

树下放着一方石桌,四把石椅。



有时候君曼禄会带着虚蛟坐在那里看书聊天品茶。

有时候黄泉会立在那棵盛放白梅的树下。

有时候他们三个会同时到场,各做各的,互不干扰。



罗喉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一下。

他有时候喝一杯茶,有时候说一句话。



更有时候只是路过一下。



君曼禄曾问过罗喉,这个天都的小庭院究竟叫什么好。

罗喉只说,你们的东西,随你们。

黄泉站在一边嘲笑他,其实你是没那份风雅吧。

然后被罗喉一句“黄泉,给庭院取名字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噎住,气得只剩一句“罗喉你!”

结果黄泉真的认真思索,却一直没想出个恰当的名字来。



君曼禄也曾问过罗喉,紫色锦袋里的种子究竟是什么花。

罗喉只说,开了便知。未知才有趣味。

黄泉靠在一旁嘲笑他,其实你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吧。

然后被罗喉一句“黄泉,今天你负责给花浇水”噎住,气得只能干瞪眼。



种子发了芽,抽了叶。

没到花蕾长出的时候,刀无极便拎着计都孤身带来了罗喉的死讯。



此后君曼禄和虚蛟携《天都年纪》退隐深山,黄泉携计都刀失踪无间。



无人携去,无人问津的无名庭院,也最终失去了花开的答案。



                                                                           ~END~



来点调剂的小番外:



曼禄:“武君。”

罗喉:“何事?”

曼禄:“武君,天都日日天色晦暗,不见日光,使得庭院草木不出,就连两棵梅树都奄奄一息了。”

罗喉:“嗯。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曼禄:“是。”



第二天清晨,庭院中央立着一道威武的人影。

罗喉手持计都,烈烈挥舞,竟是极招再现!



“陨天斩星绝!喝啊!!”



一声惊天巨响,上空顿时天崩云裂。

金灿灿的阳光哗啦啦地落在庭院里。也落在黄泉何其囧的俊脸上。



黄泉:“罗喉…………你………………”=A=bbb



罗喉回过视线,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淡定地点头。

“晨练而已。”

献给大人的抒情诗~
明火朱夷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7
精华: 0
发帖: 59
天都幣: 10694 枚
蘿蔔: 1128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19(时)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1-11-13
沙发  发表于: 2010-04-29  
真美TAT

揉眼睛的黄泉萌,取沙子的武君萌,晨练的武君萌!!
tianliu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31
精华: 0
发帖: 54
天都幣: 10728 枚
蘿蔔: 990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49(时)
注册时间: 2010-04-23
最后登录: 2014-07-11
板凳  发表于: 2010-04-29  
一頓鞭子一顆糖……爬走。
月见草 离线
级别: 蘿蔔葉
UID: 23
精华: 0
发帖: 136
天都幣: 10885 枚
蘿蔔: 1028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130(时)
注册时间: 2010-04-22
最后登录: 2017-05-15
地板  发表于: 2010-04-29  
果然是你的风格!!!唉......于是本来想说什么的被个结尾生生打回去了。
切莫再执着,寻回自我
acoldfox 离线
级别: 蘿蔔葉
UID: 2973
精华: 0
发帖: 228
天都幣: 1584 枚
蘿蔔: 62 個
兔毛: 3 撮
蘿蔔坑: 0 個
金蘿蔔: 935 個
在线时间: 516(时)
注册时间: 2017-04-29
最后登录: 2021-10-23
4楼  发表于: 2017-06-11  
版主的日常寫的溫情,看得心裏軟軟的......

再補一記刀无极拎來的死讯作結真割心

還好不忘加點糖
佚兰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2054
精华: 0
发帖: 6
天都幣: 26 枚
蘿蔔: 0 個
兔毛: 0 撮
蘿蔔坑: 0 個
金蘿蔔: 0 個
在线时间: 13(时)
注册时间: 2013-01-30
最后登录: 2023-12-06
5楼  发表于: 2023-12-04  
回味了,又是伤我好深的一篇佳作。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羅喉出場日?(8個阿拉伯數字) 正确答案:200909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