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论坛活动/罗喉中心】永矢弗谖
notte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3168
精华: 0
发帖: 1
天都幣: 1 枚
蘿蔔: 1 個
兔毛: 0 撮
蘿蔔坑: 0 個
金蘿蔔: 3 個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8-10-27
最后登录: 2018-11-30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1  
来源于 糧食 分类

【论坛活动/罗喉中心】永矢弗谖

【论坛活动/罗喉中心】永矢弗谖
文:notte


武君罗喉中心向,正文无CP。
本文致敬姜文电影《让子弹飞》及马识途小说《夜谭十记》。
文中有部分情节、台词改编及私人设定。
不接受者请勿观看!




(一)
《山海经》里讲过不少形式各异的志怪故事,我讲得这个故事虽然《山海经》里没有记载,却大约是从差不多的同一类书中传出来的。故事大概发生在已经数不清的可以算作是久远模糊的年代,故事里面有从异世界掉下来的魔神,土匪山贼和占星祭祀的巫师一类的家伙活跃其中,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崇尚巫术祭祀的远古社会。我们姑且将这个故事算作发生在比那时更文明些的时代。不可考的地方太多,皆略去不表。


故事发生的地方,叫西武林。具体在今天的什么地方已然无人知晓。事情的起因也是颇有神话色彩。传说某一天,从天外降下一只火球,燃烧了半边天际,西武林的千里平原,尽数被毁。而后接连暴雨七天,洪灾泛滥。原本的平原经此天灾,竟生沧海桑田之变。平静的生活一夕不复,西武林的百姓自然是叫苦连天。可百姓们的心头大患并非天灾,而是人祸。
谁也想不到从天上砸下的火球里,竟然生出一只异世魔神来。那魔神法力无边,暴虐屠戮,不出一月已成灭世之态,几乎使整个西武林重回盘古蛮荒之时。
有看客就要问了,偌大一个武林,竟无人可以抵抗魔神吗?
西武林原本的领袖和各路好汉们发动过反抗没有一千也有数百,可无人能战胜它。余下的人或是流亡异乡、隐居避世,或是做了魔神的降兵喽啰。于是难逢敌手的魔神慢慢地在西武林做起霸王来,“邪天御武”这般慑人的名字也越传越广,逐渐连中原也流传起灭世魔头“邪天御武”逐鹿天下的消息。
邪天御武降世的西海,彼时已经形成庞大的河谷,在那一带的山区里,游荡着一支“山贼”。在常理上做着些抢劫商旅、打家劫舍的勾当。可是却专抢各地送给“邪天大王”的贡车,据说金银珠宝,古玩奇珍被抢去了不少;他们还经常在官道上设伏,搞得邪天御武的手下颇为头疼。听说最初他们只是四个结拜的兄弟,后面渐渐也有了一支小队伍,其中不乏许多看不惯邪天大王残暴统治的壮士好汉。等到“山贼”们占山扎寨、小成气候,邪天御武的眼皮子底下再也容不下这么一波人的时候,通缉令便贴满了西武林。特别是领头的一个叫“罗喉”的山大王,随着“匪名远播”他那颗头的赏金也就翻出可观的价格。可是这神州大地自古就有“匪民一家”的传统,“剿匪”的队伍不知派过几支,每每都有百姓通风报信,全被打的落花流水。回禀给邪天的话是这群蟊贼灵活狡诈,行踪难定,实则是十有八九都扑了个空,还反被“山贼”偷袭,折损掉了不少人马。


就这一天,山下的探子跑来向山贼头头汇报。“大哥,官道来了辆羊车!后面驮着些货。咱们下不下手?”
“走官道带货,是给邪天御武进贡的走狗吗?”
“看样子鬼鬼祟祟,不像是好人。哪个老百姓会驾着羊车在西海之滨招摇过路。”
“那,大哥,咱们怎么办?”
“出发!”领头的山大王一声令下,兄弟伙们麻利下山埋伏。没多久赶羊车的人就落了套。他的货和伙计全被包了圆,一个也没能逃跑。


“好汉饶命哇!”赶羊车的人此时已经被结结实实地塞进麻袋里,只露出个说话的脑袋。紧闭着双眼叫喊着,眼泪流了满脸,似乎吓得快尿裤子了。领头的山大王居高临下地往他面前一杵,手里的砍刀正架在他脖子上。
“钱藏在哪儿了?数十下,说出来,不然,脑袋搬家。”
这就是银河渡星天舞神司如今面临的状况。


天舞神司当然是个祭司。在这个故事里那个年代,一个国家、地区,有几位祭司是相当正常的事儿。科学不太发达,人敬畏着自然,看不透灾害的规律,还靠着祈求风调雨顺的祭祀来判断粮食收成的好坏。来自银河渡星的天舞神司大约就是祭祀人员中的一员,所做的事情和历史考据中留下的巫师差不多,观天看相,烧甲占卜。然而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当祭司的,做了多久,哪里生人,大家一概不知。好像某天,突然就从某个地方冒出来这么个人,然后什么时候又不声不响地消失了也不会奇怪一样。
天舞神司要去西武林,恐怕有人会疑惑怎么原来他不是西武林人士吗?他自称来自银河渡星。银河渡星在哪里?恐怕又是一个未解之谜。据他自己解释,银河渡星就在苦境的某处地方,并不难寻。苦境就是西武林,西武林就是苦境。
天舞神司准备动身赶着羊车穿越西海之滨的时候,就有人劝过他。西武林的山匪凶狠,百姓无人敢走官道,几乎逢车必劫。你这样贸然犯险,怕是凶多吉少喽。可是又有人持着另一种观点,天舞神司是一名祭司,出门问卜,天意如此,他必是顺天而行。待走到河谷山区的时候,这位听天由命的祭司大人,就被山大王罗喉带着人捆成了粽子。


“弟兄们劫回道,一分钱都没捞着不合适吧。”
“不合适,不合适。”
“你走一遭官道,小命就丢了,也不合适吧。”
“不、不,更不合适!”
“说吧,你是来干什么的?”
“我是生意人,是规规矩矩来西武林做生意的商人啊。”
“骗傻子呢?商人有穿成你这样的吗?我看你不像做生意的,倒像个通黄老之术的。”
天舞神司原以为这些土匪都是些山野村夫,想着随便说个谎蒙混过去,谁成想领头的这个却不简单。山贼们嘻嘻哈哈的地笑了起来,天舞神司听着身上就不自觉又下了一层冷汗。
“钱有,钱有,进了城交了货就有。”
“货?装的什么?”
“死...死人。”
“呵。找死。”说着手上的砍刀就往人的脖子上招呼。
“啊——好汉有所不知!死人有时候,比活人有用。”


于是罗喉的兄弟们就把天舞神司捆进麻袋,驮货一样绑在马上运上山了。
“我给各位好汉们讲个故事吧。就在那西武林的西边,西边,再往西,可能还得往南走点,有一个地方,传说啊,是传说。来了一条恶龙。这个恶龙可坏啊,为非作歹,不光金银珠宝都要,还要求百姓们每年要献祭一个姑娘给他吃哇。时间长了百姓们可不答应啊。于是,每年就会有一个少年英雄去和恶龙搏斗,但是却没人活着回来。大家就想啊,这恶龙真的那么厉害吗?于是又有一个英雄出发的时候啊,就有人悄悄地跟着,跟着走。走到恶龙的巢穴,那人就走不动路了。遍地都是金银财宝啊,是个人一辈子都想象不到的珍宝。他就看着那个少年英雄啊,杀了恶龙!然后就坐在尸体上,看着那珠宝在他面前闪啊闪啊。后面发生的事儿,保准各位见多识广的好汉也想不到。”
“有屁快放!”
“这个人啊,就看着那个少年英雄的样子,一点点全变了,他就做在那珠宝堆成的金山上,那脸上、四肢,一点点长出鳞片来,是龙的鳞片啊,最后连尾巴和触角也长出来了!*”
“什么意思。”
“英雄变成龙了呗。”
大家一时哑口无言,面面相觑。走在身边的老二老三老四一齐望向罗喉。
罗喉勒住了马,盯着麻袋里只露个脑袋的天舞神司道:“费了半天口舌,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个故事是说,一、英雄也会变成恶龙。二、恶龙都是人变的。”
“把他扔进瘴地里喂野狗。”
“好汉饶命啊!”
罗喉单手拎起装人的麻袋,麻袋里的人一下失了重心,连连求饶。
“说吧,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我说,我说。西武林这边不是掉下来个邪天御武吗?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说重点。”
“这个邪天大王,不光对百姓作恶,更坏的是还要吃人,尤其喜欢吃刚出生的婴儿,西武林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命丧他口。依我看,他比禽兽还不如,比禽兽还禽兽!”
“先生贵姓?”
“免贵,在下银河渡星天舞神司。”
“鄙人,罗喉。”山大王左手拇指往自己胸口点了点。“原来是祭司大人,失敬,失敬。”
“恩人呐,您就是劫富济贫,为百姓除暴安良的罗喉壮士。”
“我什么时候成你恩人了。”
“不杀之恩为大恩。您就是我的恩人!为报不杀之恩,我也给各位好汉指一条明路。——要杀邪天御武,不能硬碰硬。”
“废话,还用你告诉我们。”
“大哥,别听这个神棍放屁了。直接砍了了事。”
“大哥,二哥说的对!”
“啊——”
“哭?!”山大王一双慑人的红瞳里闪着凶光。
“各位英雄各位好汉,我说的可都是实话。”麻袋里的天舞神司抖如筛糠,吓得立刻收了声。
“我,我知道,杀死邪天御武的秘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传说改编自《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





————————————
新人拜坛,不知道有没有赶上活动的尾巴。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白忽悠 金蘿蔔 +3 2018-11-02 欢迎参加活动~
隐藏评分记录
关键词: 罗喉
白忽悠 离线
级别: 蘿蔔種植大戶
UID: 16
精华: 2
发帖: 1555
天都幣: 11450 枚
蘿蔔: 1210 個
兔毛: 903 撮
蘿蔔坑: 896 個
金蘿蔔: 897 個
在线时间: 1014(时)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9-03-23
沙发  发表于: 2018-11-02  
欢迎加入天都~
大概月中可以拿到定做的实物吧……要看店家的排单,届时会通知大家提供地址哒~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羅喉復活之前首級存放在什麽地方?(兩個繁體字) 正确答案:月族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