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罗黄?漠御?』小家伙 178F更新番外二
kingace 离线
级别: 小蘿蔔
UID: 51
精华: 0
发帖: 410
天都幣: 11122 枚
蘿蔔: 1082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361(时)
注册时间: 2010-04-23
最后登录: 2019-08-05
楼主  发表于: 2010-05-31  
来源于 糧食 分类

『罗黄?漠御?』小家伙 178F更新番外二

1.独居绅士的遭遇

御不凡推着采购车来到蔬果区。还没等伸手拿起眼前的菠萝鉴赏,隔着菠萝堆第一眼就瞅见硬派铁汉代表,自己单位的董事长罗喉正整张脸呈横平竖直的“工”字型站在他对面的货架那儿严厉地盯着他看,吓得御不凡一个激灵手里的菠萝差点飞出去。

再仔细瞧瞧,发现老总并没有瞅见自己,只是这错觉有些个惊人。

御不凡颤颤巍巍地推着小车绕到罗喉身后,发现菠萝正对面的格子里放的是无土栽培的胡萝卜。红灿灿,亮闪闪,跟罗喉额前脑后那几撮红发一个色系。

董事长大人正面带开公司批斗会的表情一手拿着一根掂量着,严肃认真地不知道在琢磨啥。

御不凡再探头一看,罗喉的采购车里不单已经放了一袋子胡萝卜,还扔进了卷心菜芹菜番茄,苹果橙子哈密瓜,饼干糖果雪糕熟食,哪里是来采购,根本是沿着货架从一头往另一头无差别掠夺的。


这家超市跟罗喉的天都文化娱乐传播公司在一条街上,是不少同事回家的必经之路。进了天都做事之后,御不凡也随大流地成为了这间超市的会员。

他在这儿见过公司旗下的著名演员笑剑钝给自家的弟弟啸日猋买新出品的膨化食品,金发紫眸仿若天人的雅少戴着墨镜拿着黄蓝红色扎死眼睛的香脆棒大礼包冲正长大嘴巴的他做出个食指贴唇的噤声手势,搞得正对着他的全年龄人无差别触电。

也见过公司聘用的自由艺术家啸日猋抱着一大束白百合白玫瑰脑袋上还顶着一盆白水仙风风火火地冲向收银台。

还见过小有名气的治愈系广播员兼歌唱家玉倾欢采购了鸡腿动物浴液后又在温润的眉间寒光一闪,取下了外镶钉式的宠物颈环。


但没人见过罗总光临。确切地说,罗总除去家和公司以外的去处,不是没有就是个谜。


像我这么有好奇心的人,探索未知的领域不是罪过吧?


这么想着,御不凡咽了下口水,装出正好路过的样子开口打招呼。

“罗总,您也来买菜啊?”


等他一句话说完,过了那么几秒,直到他以为罗喉不是没听见就是刻意无视他的地步时,罗喉才缓缓转过脑袋看了看他,然后点点头。


“御不凡。”


“咳,对,是我啦~”是忘记我了?太专注了还是……迟钝?御不凡不敢揣测,急忙展开新话题,“您买这么多,回家做大餐啊?”

“不。”

“哎?”


没想到对方果断地否认,号称三寸不烂之舌的御不凡也不由地僵住了一下。


“那是……?”

“养了些东西。”

“哈?”


什么跟什么啊?从惜字如金的董事长口中听来的话总带着一股莫名的玄妙。

养了什么能让这样一个早出夜归两点一线(大概)的领导准点下班后上超市采购啊?!


“罗总您……是养了宠物?”

“算是吧。”


罗喉这次的口气温和了些,听起来像是一句陈述,又像一声叹息。


“哎呀~像我这样热爱动物的人,看到您这么认真地挑选,不来帮忙怎么行呢?”御不凡乐呵呵地说,“您养了什么啊?我怎么完全看不出来这……究竟哪部分是给它吃的?”

“全部都是。”

“哦,全部都是啊………………什么东西能吃这么多啊?!”

喂喂您是在跟我开冷笑话吧啊啊?!不过御不凡也是稳重的成年人,没有吐槽撤上司的台阶。


“你问什么东西?”


猛禽般酒红色的双眼以霸者之态瞥向御不凡。


“嗯…………嗯。”

后者心都惊得一抽筋。


罗喉看了面部僵硬的部下一会儿,又抬头看看天花板,低头看看胡萝卜堆,最后慢条细理地回答道。


“是——兔子……?”


…………为什么是疑问句…………


面对上司内含有疑问气息的目光,御不凡的汗都快流下来了。宠物的品种辨认……是这么困难的事情吗?!


不…………自己的情况有些例外……但大多数情况下……


“御不凡。”

“咳咳!有!”


“你——”罗喉少见地顿了一下,“是否有过自己看到的事物,与他人眼中的同一事物相差甚远的状况。”

“呃……您突然这么说……让我想想……”


纠结了一下自己的现状,想想上司也不会是八卦死缠不休的人,御不凡挠挠脑袋决定说实话。


“嗯~算是有啦~~我小时候去郊游啊,见到一个小男孩,结果老爸跟我说当时我对面的是条大蛇。不过我是记不太得啦~~现在嘛,我养着一只大蜥蜴,可大家看到都说它是大型犬来着……哈哈,哈哈哈……”


一整个的驴唇不对马嘴,御不凡对着面无表情高他一个头俯视自己的罗喉,心说罗总非得以为我涮他哈皮把我倒插进萝卜堆里去不可。谁知道罗喉听了他一串没头没尾的话,居然认真地抿起嘴思考了一阵,然后对他说。


“既然如此,就来看一下,试一试你与吾看到的东西是否相同。”


说罢他很MY WAY地推着自己的购物车走向收银台,丢下了一脸茫然的御不凡。


“…………是说,我必须去董事长家……串门……吗?!”



坐在罗喉那辆黑金色劳斯莱斯的副驾驶上,御不凡不由得在春夏交替的舒适午后脚底发凉。究竟谁和他享受过同等的待遇他不晓得,但脚底发凉牙关打架的状态和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心情大概是一样的。

罗喉全然没察觉到属下挺尸的状态,稳稳当当地驾驶着车子。

车载音乐是风格雅致的古筝独奏,清清淡淡地在车厢内飘扬,和毫无装饰物的内部结构形成了一丝不搭调的情境。


“呃……罗总……这,这个曲子可真好听…………”

“曼睩弹的。喜欢的话,下次可以拷给你。”


罗喉眼望前方,眉目间却隐隐地带有温柔的笑意。


等都到了罗喉的公寓门口,御不凡才隐约想起,曼禄就是冷吹血巫毒经他们交待事时偶尔提到的“君小姐”君曼睩,罗喉的小侄女,雷厉风行的天都董事长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再一转眼,却见走到自己家门口的罗喉从门口拿起立在门边的一只不锈钢厚碟子,金属的碟子上不规则地罗列着不少小小的凹凸,像是什么东西砸在上面的痕迹。


“罗总,这是……?”

“跟在后面。”


罗喉简短地交待了一句,右手提着购物袋左手转开了自家的门。


隔着罗喉的肩膀御不凡能看到漆黑一片的广阔房间对侧有扇落地窗,盘山而下的万家灯火闪耀通明。罗喉放下购物袋,空下来的右手按开了玄关的灯。


就在此时,一阵劲风毫无预兆地夹带着个球状物毫不留情地直冲罗喉的面门而来,还没等御不凡喊出声,便见董事长利落地举起不锈钢碟子,正巧将球状物与自己的鼻梁骨间隔开来。那物体与碟子发出激烈的碰撞,像一声惊魂的锣响。

御不凡慌慌张张地把着墙壁蹭过来看,惊讶地发现是只白花花毛茸茸,成年男子一个拳头大小的毛团受不可抗力影响,悲惨地糊在不锈钢表面,正颤抖地,缓缓地从金属光滑的表面上哧溜溜地滑下来。


“罗……罗总…………这是个啥…………”

就算是自称见识广博的御不凡,看着这东西也傻了眼。


“如何。”


罗喉一脸淡然地将碟子的弧度调整,减慢那东西滑下来的速度,然后动作连贯流畅地伸手一捞往肩上一搁,那小东西便软绵绵地把在了他肩膀上。

一双红白相间的长耳朵呼扇着立起来又瘪下去,眼睛也不甘心地眯成一条小缝,凸显出和罗喉一样长长弯弯的红色睫毛。

雪白的小拳头噼噼啪啪地在人肩膀上无伤大雅地捶了几下后,白里泛着樱花色的包子脸鼓鼓囊囊地蹭着漆黑的西装。

看不见的嘴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大概是在报复地用别人的西装磨牙。


“你看到的是只红白花兔子,还是像吾一样,看到的是这个小家伙。”


罗喉漠然地询问着,顺手轻拍了往领子里钻的那个东西一记,使其发出了“咻咻”的,类似吹不响的口哨声。

[ 此帖被kingace在2010-08-06 17:18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红白郎君 蘿蔔 +5 2010-06-08 美人啊~~让美文来得更猛烈些吧~~!!
隐藏评分记录
献给大人的抒情诗~
月见草 离线
级别: 蘿蔔葉
UID: 23
精华: 0
发帖: 136
天都幣: 10885 枚
蘿蔔: 1028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130(时)
注册时间: 2010-04-22
最后登录: 2017-05-15
沙发  发表于: 2010-05-31  
咦?想到《恐怖宠物店》里的九尾狐~~~在不同人眼里看到的就是不同的动物XDD~~~~楼主加油~~~~~
切莫再执着,寻回自我
hf25077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194
精华: 0
发帖: 31
天都幣: 10715 枚
蘿蔔: 986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80(时)
注册时间: 2010-05-19
最后登录: 2018-08-12
板凳  发表于: 2010-05-31  
终于等到大人又开新坑了哈~~~转圈圈ing~~~

威严又呆很大的总裁武君大人,战战兢兢默默在心底吐槽的小职员不凡,在一起的画面异常的和谐啊~~~

是说,这两位饲主大人以后就因为经常交流养宠物心得培养出牢固的阶级友谊了吧~~~罗御好像也不错看哈哈哈~~~
公孙蝴蝶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37
精华: 0
发帖: 30
天都幣: 10665 枚
蘿蔔: 990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124(时)
注册时间: 2010-04-23
最后登录: 2017-01-30
地板  发表于: 2010-05-31  
嗯,有一点不明白的地方:“你看到的是只红白花兔子,还是像吾一样,看到的是这个小家伙。”难道武君看到的不是兔子么?
jimengbox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46
精华: 0
发帖: 32
天都幣: 10736 枚
蘿蔔: 994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77(时)
注册时间: 2010-04-23
最后登录: 2016-02-18
4楼  发表于: 2010-05-31  
這……這小傢伙是啥?自以為是飛毛腿導彈的小兔兒團??爆萌~~期待下一篇呀,好好奇這只黃泉大人究竟是朵啥個奇葩,也好好奇漠刀刀會以一個什麼身份出現的~》《~
tianliu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31
精华: 0
发帖: 54
天都幣: 10728 枚
蘿蔔: 990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49(时)
注册时间: 2010-04-23
最后登录: 2014-07-11
5楼  发表于: 2010-05-31  
啊,吐嘈系。
我真感動……
不過標題為毛有那兩個問號……人獸獸人糧食?

大家都在天都真好哇~~-///V///-
小御同鞋乃其實屬貓的吧~~
深沉得很呆的武君真萌!給兔子吃蹩的功夫一流!武君威武!
风绝月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253
精华: 0
发帖: 35
天都幣: 10699 枚
蘿蔔: 1000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36(时)
注册时间: 2010-05-31
最后登录: 2010-12-26
6楼  发表于: 2010-06-01  
=  =……长着一双兔子耳朵的小毛团三头身娃娃黄泉吗?
kingace 离线
级别: 小蘿蔔
UID: 51
精华: 0
发帖: 410
天都幣: 11122 枚
蘿蔔: 1082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361(时)
注册时间: 2010-04-23
最后登录: 2019-08-05
7楼  发表于: 2010-06-01  
to 月见草: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orz 主要我萌小只的生物啊!!于是就……咳咳
to hf25077:事实上 我写到一半也发现这个趋势了……不!这不是我的本意!!我是爱着武君兔子和大型犬扇子的固定搭配的啊啊啊啊!!!TDT
to 公孙蝴蝶:其他人看到的都是兔子 武君看到的是个二头身的黄泉……我 我没写明白吗?!原谅我啊啊啊……
to jimengbox:黄泉的奇在于他能让武君萌点俱现啊~~漠刀的事会慢慢出现的XD
to tianliu:啊 失算了!应该让不凡猫化的!!问号的意思…………其实……我完全没想好武君和兔子的攻受问题……orz
to 风绝月:是的!=w=*
——————

2.单身贵族请注意

“罗总……这个小人儿……究竟是您哪儿弄来的?”


御不凡和罗喉对坐在餐桌两头,墨蓝色的眼睛直盯着满桌子轱辘的白绒球看。

白毛球对自己被陌生人观察似乎毫无顾忌。因为头大身子小,自己一个人还颇为困难地摇摇晃晃爬起来,绕着罗喉摆在桌子上的水果和熟食来回穿梭。

最后认准了朔料盒包装的白切鸡,从自己背后拔出一根牙签大的,类似银制小枪还是小矛的玩意儿,很威风地将蒙在鸡肉上的保鲜膜挑开,插起一块鸡肉习桌而坐。对那块肉左闻闻右嗅嗅,然后肆无忌惮地开始大快朵颐。


“…………罗总。”

“嗯?”

“那是什么东西……”

“标枪。”

“……您,您怎么给它配备这么危险的武器……”

“它自己带着的。”

“而且……这东西在吃肉…………”

“嗯。”

“它不是兔子吗…………”

“品种变异。”


罗喉笔杆朝直地坐在对面,看着吃得正欢的兔人(?)简短地解释。


小人儿坐在桌子上幸福地啃着鸡,一头毛茸茸的小卷毛带着垂到桌面的长耳朵忽悠忽悠地颤动,整体看上去就像草莓馅的糯米大福一样软绵绵。

御不凡看着拳头大小的可爱生物,不禁忘记了诡异的根本问题,开始有些少女心地心动了。


“它让摸吗?”

“最好不要。”


当然,最后御不凡还是耐不住手痒,上去摸小人儿团团的脑袋,同时被那东西毫不留情地咬住了食指,留下一串“Oooooouch”两排整齐的牙印和满手的鸡油。

罗喉捏着随时放手就会发动攻击的炸毛生物的后领子解释,自从他饲养这只动物起便不时能看到那只拳头大的兔子会变成拳头大的白毛小人儿。可似乎除了自己以外,谁看它都只是只除毛色和饮食外一切正常的啮齿类动物。今天看来并不是自己该去配老花镜的问题,而要牵扯上生命的进化这宏伟的话题了。

御不凡不知道如何接茬,值得点着头说哎呀哎呀事事难料,这个花花世界连ET都可以去吃麦当劳还有什么看不惯。一边说着一边又去捏小家伙的包子脸,由于在罗喉对其的辖制下总算是目的达成,惹得那小不点恶狠狠地冲他瞪着小眼睛,粉白的小兔嘴里发出“嘶嘶”的威胁声。


等到时间也差不多,御不凡准备告辞时,又有点惦念地瞄了趴在罗喉肩头瞪着自己瞧的软呼生物一眼。


“哎呀~我好羡慕,如果我家那个也能变得那么可爱的话该多好~”他穿着皮鞋,情不自禁地发出感叹。

“你养的蜥蜴?”

“是啊……唉呦,我那个情况也跟您这个很相似,很相似啦。唯一的差别就是一~点也不可爱~”

御不凡作出一个苦闷的鬼脸,“是说最近宠物的第二形态很流行吗?我老了噢~等什么时候您有空,给您看看我家那个吧~”

“嗯。明天见。”


对各种事物接受力都很强的御不凡不晓得,他走之前的那句“最近宠物的第二形态很流行吗”被思维过度简易的罗总误解为“宠物的第二形态在当今很平常”。


就像是应约参加君曼禄学校的联欢活动时,看到班级教室里的学生身穿晚礼服的女仆护士装的不三不四的就连自家的侄女都穿着桃红色的女式古装,问她这是做什么,小姑娘说这是班里投票通过的COS主题活动,是潮流哦。

原来这只是大众趋势而已,倒是吾大惊小怪了。


罗喉端着杯红酒在手中轻晃着,站在落地窗前遥望着完全黑透的天色。肩膀上的小家伙本来已经昏昏欲睡,闻到酒的味道耳朵一竖又支起脑袋,细细软软的耳朵尖擦得他脸颊痒痒的。

再看肩上的兔子(也许是)正大头朝下地向酒杯的方向往手臂上爬,但因为头重脚轻,动作显得小心又笨拙,随时有摔下地去砸成毛饼的可能。

董事长大人微不可闻地叹息,随后伸手扶住团子软软的脑袋,将酒杯口朝着它的嘴巴晃了晃。


“你喝么。”


兔子耸着小鼻子用力嗅了嗅,然后欢天喜地地把整个脑袋都插进杯子里吧嗒吧嗒地舔起红酒来。

罗喉默默地在窗前立正,在更久之前,他还是一个人住在这空旷的房间里时,看着窗外会习惯性地手背后的。

兔子来了之后会往肩膀上爬,爬上来还不消停,各种闹。

他不介意这种无声无息的骚扰,但怕这不大点小的一个不稳摔死,于是总有一只手扶在兔子的小身体旁边,一段时间之后成了习惯,只是没办法再手背后了。


要说养东西,真正不知道罗喉究竟是在行还是不在行。如果没有人提出要求,罗喉的住家就像是个旅馆套间,有硬件没生活。只有同色的床单同色的衣物,四季轮回下来不带变的。

罗喉有个表弟叫君凤卿,幼时父母双双忙碌,就把他寄放在大他不了多少的罗喉家里。

等到凤卿的父母忙活完了,想起儿子来了,就见自己家的娃儿一个假期里被倒腾得整整齐齐体态健康身心愉快,追在金发红眸的表哥后面大哥长大哥短,对亲生爸妈看上一看,又追着他哥去了。

搞得君家父母握着罗喉也没多大的小手,由于悲喜交加哭笑不得,演化成一种扭曲的表情。


等到君凤卿长大成年了,谈恋爱了,结婚了,有了个粉嫩的小闺女,也就正好赶上了年轻父母必经的事业忙碌期。妻子驻扎海外进行工作,自己也会议出差忙得焦头烂额,眼看着不大点的女娃被自己冷落,君凤卿不得不求助于事业趋于顶峰中的表哥罗喉,拜托他照顾下一代的任务。

于是在一段时间以后,君凤卿终于可以体谅自己父母当年复杂的心情。他的独生女君曼禄在那个时候咬字还不太准确,叫自己“爸爸”的时候叫成“拍拍”,叫罗喉“伯伯”时也叫成“拍拍”。当某一天小曼禄终于咬清了字音,抬起可爱的小脑瓜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叫出“爸爸”的那个瞬间,她盯着瞧的是面无表情的伯伯。


正和罗喉对坐品茶的君凤卿一口新茶全部喷上了大哥的脸。


有曼禄入住的那段时间,罗喉的公寓是充满了家庭气息的。少女色系的小房间,各式各样的毛绒玩具,精致的衣服鞋子卡子头绳一应俱全,墙壁上的暖色调装饰画,儿童书和画册摆放在各种小孩子可以触到的位置,精致的茶具和餐具无一不透露出糖果色的氛围。她的大伯同时兼任了车夫、厨师、家教、玩伴一人多职,使小姑娘就这样幸福地长大。

等到曼禄长到罗喉胸口那么高了,在学校寄宿了。罗喉的私人空间便在突然之间冷清了下来,人似乎是又恢复到独居时代的孤僻。君凤卿看着他,总觉得这比自己更像是空巢期的可怜老爸,不自觉地提议道“大哥您也该让我们有个大嫂了吧”。


罗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去给他俩的杯子加水,顺便还像对小孩一样摸摸君凤卿的脑袋。

“吾有你们在就够了。”


小表弟才想起自家的大表哥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却不断为身边的人着想着,为他们已经活了半辈子。他已经疯过玩过,结交了朋友兄弟,邂逅了恋人尝过了爱恋滋味,最终拥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亲人。而罗喉似乎一直是一个人。

君凤卿对女儿说,多去看看你大伯吧,他一个人挺寂寞的。小姑娘懂事地说嗯我知道的,然后在个大热天里趁着学校门禁时间还没到,抱着个活物敲开了罗喉家的门。


“大伯,能帮我养它一段时间吗?它长太大了,被管理员发现,不让养了。”


君曼禄眼中含泪捧着个宠物箱。

罗喉提起箱子往里一看,瞬间眉头一拧,用少见的错愕目光在箱子里的生物和君曼禄之间穿梭。


“这不是野猪么。你是从哪里买的。”


服服帖帖地卧在箱子里的,是一头酱紫色的猪。

突出的獠牙证明这还不会是头正常的家猪。

想到自己的宝贝侄女居然饲养着头猛兽,罗喉当真感到一阵虚惊与脱力。


“学校门口的小铺上卖的,老板说这叫做荷兰猪噢。”

“荷兰猪不是老鼠吗。”

“荷兰猪……不是猪吗?”


罗喉俯视着小侄女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抿了一下嘴。


“……荷兰猪就是猪。”


紫色的野猪就这样简单地成为了天都董事长下一个养育对象。

罗喉住在这幢豪华公寓最高层,包下公寓的天台过去只用于长时间地观景沉思。后来曼禄来了,就搭建了个温室花园。现在将野猪饲养在温室里,好吃好喝好待见,真正有向可以撞死老虎的山猪方向发展。好在这家伙虽然块头巨大,面相凶恶,但没什么声音性情也很温顺,跟忠犬一样跟在罗喉脚边,很有责任心地守在天台上站岗。

至于这个把在自己手臂上,脑袋和两只小手都进了酒杯美滋滋地喝酒的小动物,它的到来完全是一个意外。


那个时候天还有些凉,到了太阳落山是还得穿外套的。

罗喉在回家路上想起君曼禄说最近学校的伙食令人遗憾,便上西饼店买了些她平日喜爱的糕点,开车到学校宿舍送了一趟。做完这些后,他沿着校区的林荫小道散了约摸半小时的步,直到见天色已晚才拉起风衣的领子,走到校门口准备开车离去。

离罗喉的车有几步距离马路旁停着辆三轮。三轮上放着些小盆的仙人球和花卉,一大玻璃缸的金鱼和一圈小笼子。小笼子将几个小活物围在车板上,方便顾客观看。

小贩看上去是个清秀的中年男子,紫色的发墨色的眼,看上去很有智慧,穿着也很得体,不像是骑着三轮车以贩卖花鸟鱼虫做本行的。天气本身并不炎热,男子却拿着把类似古玩市场淘来的羽毛扇,很优雅地给自己扇风。


“快收摊了,便宜卖。您要不要来点什么?”

男子摇着扇子招呼罗喉。


罗喉没打算搭理,只在做过三轮车时下意识地瞟了车板上蠕动的活物一眼。却不由地愣了下。

三只小兔正挤成一团取暖。一只雪白的,明显比另两只大一点,两只小的全往它身上挤也没什么反应,应该是脾气很好。一只是黑的,至少在昏黄的路灯下是这个色系,看起来是最小的,跟鸭蛋差不多大,畏缩在大的那只肚子底下直哆嗦。应该是还没断奶的小崽为了讨顾客喜欢,也一起给拿出来卖。

引起罗喉注意的是比大白兔小,比小黑兔大,跟一颗鹅蛋差不多体积的那只。那只兔子的耳朵是带着两杠红道道的,身上也有些红色的斑纹。乍一眼看还以为是受伤出血了,引得罗喉不禁弯腰仔细看了看那只兔子。看过后才想起自己儿时也有小贩将小动物的身上染了五彩斑斓吸引孩子掏钱购买,这么古老的手段真是久未见了。

那只看起来和另两只不太亲,却还把半截身子缩在它俩之间,还探出脑袋来的红白花一直眯着眼睛,看起来有点虚。可罗喉刚要冲他伸手就见它警惕地竖起耳朵抬起脑袋作势要咬他,一双小眼睛直冒凶光。


“啊,没事的,这不咬人,就是有点活奋。”

小贩有点紧张地用扇子把红白花的小脑袋按下去。


罗喉则又看了那只脾气凶暴的兔子一眼,不顾小贩的再次招呼开锁上车,摇开车窗,发动了引擎。

他的车子刚要往外拐,一位身穿艳红春装的年轻女士就从他车前走过。罗喉很有耐性地等她走到前方,发现她停在了三轮车前。

那位女士似乎对最小的黑兔子一见钟情,甜甜地微笑着捧起小家伙吹了下它的后背,然后和小贩说了点什么,便将兔子交给小贩送进笼子,自己开始从红色革制的手提包内摸出钱包付钱。

显然,剩下的两只兔子慌乱起来,在双方手底下着急忙慌地窜来窜去。小贩开始笑嘻嘻地对女人说话,罗喉开着车窗,大概听到他说这三只是一窝的,特别亲。兔子只养一只也寂寞,不如都拿走,他也要收摊了,算个便宜价。然后开了个的确不贵的价钱。

可女人似乎的确没带多少钱出门,犹豫了半天推说两只足够了,自己上班怕养不过来。最后一次简单的讨价还价,女人买走了小黑兔和大白兔,抱在怀里慢慢走了,留下高跟鞋踩得嘎哒嘎哒。


这回只剩下红白花了。罗喉坐在车里,眼看那红白相间的长耳朵窜过来跑过去,一会儿那个不大点的小身子就把着笼子探出来,冲着女人离开的方向发出一点细微的声音,两只小脚为了攀上笼子在底下猛捣,最后被小贩一扇子拍下来轱辘到车板上,消停了一下又直起身子来往同一个方向眺望。

罗喉等了一段时间,路过的行人逐渐稀少,也没有人再买过小贩的东西。他眼看着那细小的身影毫无安全感地蹦起来又落下去,想到它被丢下了,只剩一个人了,心中就莫名地流过一丝感伤。

他慢慢将身体向后靠去,略加思索了一阵,然后把车熄火,果断地打开车门走到三轮前,全然是黑道王者前来踹翻小铺的景象。

红白花已经使尽了力气,软绵绵地糊在车板上,冷风一吹,它慢慢地把自己缩成毛茸茸的一小团开始发抖。眼睛半睁着,又把脑袋埋进前肢里的样子像个哭得抽抽嗒嗒的娃娃。


那一天傍晚,罗董事长身穿黑色长款立领风衣,一头金红交织的长发整齐地梳在脑后,高大英武的身躯挡住了小贩和兔子头顶上本身就没亮到哪儿去的灯光。

只见这位先生眼中血色闪动,神情睥睨地俯视着阴影中的他俩,伸出白瓷般的食指戳戳趴在那儿哆嗦的红白花。暗色的唇间发出了浑厚低沉的嗓音。、


“这个多少钱。”


小贩笑盈盈地摇起了羽毛扇。

红白花用尽最后的力气,扑起来一口咬在新主人的食指上。


后来罗喉没有要那个加五块钱的粉色笼子,倒不是花不花那个钱,他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无视兔子的张牙舞爪,他交了钱,一只手就将小东西抓了满把塞进风衣的领子里,无视小贩惊愕的神情再次坐进车厢,发动后一踩油门向前驶去。


在怀里折腾了没两分钟,兔子就不动弹了。

罗喉拉开领子往里看,就见小家伙团在自己腹部睡成了一团。软软的肚子轻轻地起伏,散发着热乎乎的温度,正常的小动物睡眠体温。

罗喉一面开车一面想,明天该去买个篮子,新鲜蔬菜和兔粮,还要在阳台上铺点报纸。他记得宠物最麻烦的地方就是排泄问题,但也记得对其教育方法。


在那个时候罗喉还不知道,他完全不需要担心这类问题。而与众不同的宠物驾临,其问题是他上百度知道也查不出最佳答案的。
献给大人的抒情诗~
hf25077 离线
级别: 蘿蔔坑
UID: 194
精华: 0
发帖: 31
天都幣: 10715 枚
蘿蔔: 986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80(时)
注册时间: 2010-05-19
最后登录: 2018-08-12
8楼  发表于: 2010-06-01  
“荷兰猪不是老鼠吗。”

“荷兰猪……不是猪吗?”
_____________
噗~~~~捶桌狂笑ing~~~~武君的宠物名单又增加了,对小动物和孩子有异常亲和力的武君有爱~~~~

是日更呀日更,大人威武~~~请保持这个速度下去~~~~~
arrinna 离线
级别: 蘿蔔葉
UID: 192
精华: 0
发帖: 100
天都幣: 9806 枚
蘿蔔: 988 個
兔毛: 904 撮
蘿蔔坑: 904 個
金蘿蔔: 904 個
在线时间: 252(时)
注册时间: 2010-05-18
最后登录: 2013-10-26
9楼  发表于: 2010-06-01  
…………真有一种眼前一黑的感觉……………如此不平凡的小贩……如此不平凡的买主…………如此不平凡的兔子…………还自带小标枪……………我只能说……柚子主人……你把兔子三兄弟拿出来卖有何居心……或者我还应该问一句………您老人家是怎么把他们活捉的……≥﹏≤
兔子粗萝卜………天经地义!!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认证码:

验证问题:
羅喉出場日?(8個阿拉伯數字) 正确答案:200909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